<acronym id="60imi"></acronym>
<acronym id="60imi"><center id="60imi"></center></acronym>
<rt id="60imi"><center id="60imi"></center></rt><acronym id="60imi"><center id="60imi"></center></acronym>



 

 薛瑩在萊院畢業生里經歷是比較豐富的一個,歷經了國內工作、留學、海歸又移民,最后在澳大利亞自主創業,辦起了自己的留學移民教育公司。若說能有什么力量支撐她一步步奮進,除了她本身的上進心和親和力,還有就是萊姆頓所賦予她的國際化思維和人本位理念。教育救國,科技興邦,雖然一個人的力量不大,但她愿意去幫助許許多多跟自己一樣出國闖蕩的年輕人。涓涓細流集江海,就是祖國未來強大的推動力量。


萊院四年造就的西方文化思維,讓我非常適應國際教育工作


 薛穎提起母校萊姆頓一直說到一個詞——“創造”,在萊院的四年幾乎每位外教都在培養他們的自主意識,自己選課,自己安排實踐,自己做小組討論課題, 自己創造各種提升自己的機會。

 選擇萊院,薛穎的初衷跟大多數同學一樣,為了出國留學??墒?,畢業之后,父母舍不得她走,把她留在了國內工作。這是她始料未及的。畢竟北美教育體系所培養的都是西方文化思維,所以她剛進入工作崗位就覺得自己與周邊的環境有些格格不入。她所做的項目提案,同事和領導也表示不太能理解,大家處在互相無法溝通的境地,讓她很是尷尬。

 畢業兩年之后,薛穎終于不能忍受混日子的感覺,還是步同學們的后塵到了澳大利亞,就讀于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學會計專業。她本科讀的是商業管理,一開始還擔心轉專業課程跟不上,但甫一接觸就完全放心了。提到這個她特別感謝萊院教會計學的李老師,因為當時這位老師讓他們做了很多課本外的功課,然后薛穎在墨爾本皇家理工突然發現第一學期的課程她本科時幾乎都讀過。就這樣,她輕松拿下了高成績,也拿到了獎學金。

 雖然從萊院畢業已經很久了,但是薛穎回憶起來,很多老師、同學還歷歷在目,上大一的時候有語言課,有位外教老太太叫愛麗絲,她跟丈夫一起在萊院教書。當時薛穎是個特別不自信的孩子,被軍人父親嚴格要求,然后很少被夸獎。愛麗絲不一樣,每當她有一點東西做得好,愛麗絲總是不吝夸獎,并且稱贊她的英語說得好。薛穎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信心之源。

 在萊院學習期間,薛穎覺得自己最大的收益應該是思維方式。萊院的學生畢業之后有一種特質,就是自學能力會比同等水平其他學校的學生要好。西方的教學模式就是鼓勵你自己去學習,自己去調研,教你方法,但是不告訴你應該做什么。這不僅體現在薛穎自己身上,而是體現在所有的萊院畢業生身上。從墨爾本皇家理工畢業,薛穎與丈夫一起回國創業,致力于發展國際教育,幫助更多的中國留學生找到合適的學校。當時有一個萊院的學妹在她公司實習,她就明顯感覺這個小女孩是全能型選手,學的是人力資源,但設計起LOGO來創新意識很強,辦理起業務來也是有板有眼,整理業務外的資料也是事半功倍。從她身上,薛穎更加看到了教育的重要性,更加堅定了自己要當個“國際教育中介”的決心。


立足澳大利亞導引中國留學生,薛穎找到了自己最合適的位置


 說到回國創業的五六年,薛穎十分感慨,那真是苦樂參半。市場無疑是巨大的,想到澳大利亞留學的中國孩子趨之若鶩。然而,很多中介機構不負責任的一些做法,也讓這個行業的從業者遭受著歧視和誤解。

 在國內工作期間,薛穎看到了太多同行一門心思賺錢,而不管學生出國以后選擇的學校合不合適,選擇的課程是否恰當,選的城市適不適合中國人生活,基本上就是送出去就不管了。薛穎為此憂心忡忡,也迷茫過,也彷徨過。自己堅持原則為每個學生負責,可能就會不被急切的家長理解,可能就會失去很多客源,但是不負責她又感到自己心理上過不去。還好,挺過了最初的兩年,已經有很多學生家長認可了她全部公開透明的工作模式,心服口服愿意把孩子出國的事兒交給她辦理。她不但在業內獲得了良好的口碑,同時也樹立起了自己的教育品牌。

 如果是普通人可能就一直這樣在國內過下去了,但薛穎不滿足。首先她在澳大利亞留學期間感受到了那種不功利,注重生活品質的氛圍,這在國內快節奏的職場里很難感受得到。另外,越是深入教育行業,她越覺得自己只有30%的工作是在國內完成,而大部分工作要對接國外的學校和其他渠道。在與丈夫和家里人進行了長時間的深度溝通之后,她毅然再次選擇出走。

 從墨爾本到悉尼,薛穎的留學移民公司規模越來越大,業務范圍也越來越寬泛,她也發現自己越來越熱愛教育行業。她說,“從責任感去考慮。感覺會幫助更多的人,你可能改變不了他的人生,但最起碼能在他剛到陌生環境的時候給他一個正確的建議,讓他不走彎路就獲得正確的信息?!?/span>

 薛穎一直在跟她接觸的留學生們說,首先一定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比如說如果他想移民,那么首先就要考慮移民課程。哪些專業是可以移民的,選擇哪些城市比較好辦,比如偏遠地區有加分。如果說他以后想回國工作,一定就是有另外一條方案,比如說一些選排名比較高的或者是在國內就業比較好的這種專業。如果什么都不想,隨便選了一個,很可能之后又想轉,這一轉浪費時間浪費錢,不僅是成本的增加,也會極大地摧殘自信心。

 當幫助了很多留學生做好階段性規劃之后,薛穎感到了深深的成就感。比起其他只在國內辦公的留學中介機構來說,她最大的優勢就是總部在悉尼,所以與學校和學生的溝通都會比較及時,隨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就這樣,她的公司在中國留學生之間建立了良好的人脈關系。漸漸的,她又不滿足于只提供這些服務,因為她看到很多留學生到了國外之后除了學習還會在生活上有很多困惑。能不能建立一個諸如校友協會之類的組織呢?這樣剛出國的孩子就真正找到了自己的一個家。

 說干就干,萊姆頓澳大利亞校友協會拔地而起,薛穎任會長,并且她雷厲風行地為會員們謀求了很多福利,比如說跟合作的超市有優惠,買車優惠,租房免中介費等等。在做這些事的時候,薛穎與生俱來的親和力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就這樣,一個個學弟學妹在她的幫助下在澳大利亞落地生根。她很欣喜地看到,不僅是萊姆頓學子,還有來自中國其他學校的很多學生都在澳大利亞找到了自己合適的位置,當然,還有她自己。她很享受地做著目前的工作,歲月靜好。

 

個人簡介:


    薛穎(遼寧籍,2002級通用商業管理專業)2008年赴澳大利亞RMIT墨爾本理工大學就讀會計專業研究生?,F自主創業,運營LT Education(思宇國際教育移民集團),公司由澳洲政府批準, 集留學、研學、移民、就業為一體的國際化教育服務公司?,F任萊院澳洲校友會會長。

 

薛穎寄語:


    我覺得萊姆頓其實是改變我人生的一個必經階段,也是一個培養地。從一開始不被看好到現在畢業生遍布全球,而且優秀畢業是比比皆是,萊姆頓完成了一個20年的壯舉。其實我們萊姆頓這20年來一直堅持做的事情就是誠信辦學,我也希望我們學校能夠有更多的國外學校合作,在澳大利亞我會努力協助母校。

    祝愿我們母校在未來的日子中能夠越辦越好,然后能夠知名度越來越高,也希望母校能夠開設更多的學院,然后把分院能夠開到世界各地。

    希望我們的老師們都身體健康,永葆青春!


2019年11月21日

謝璐翾:豐盈人生從萊姆頓出發
張曉婧:萊姆頓教會我享受奮斗的快感

上一篇

下一篇

薛瑩:傳承萊姆頓精神,學成蔭庇后來人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久久彩票